君子若清风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抉择

  致  @云卷了个卷 我该如何吻你    长评

原文链接'':
http://cloudy1018.lofter.com/post/1d7f40fa_eed09ca9
伪替身向
高三党龟速肝文
逻辑不通,词句拖沓
如有冒犯,马上删文
不喜慎入

打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情绪终于平复下来了。如若我写了什么有所冒犯或是语无伦次,非常抱歉。
 
也不是很久,也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大概是剧版开播后第二次看《镇魂》,就一直在想,昆仑转世之后成为的人还会是昆仑吗?沈巍这些年苦苦挣扎去寻找的去思念的到底是什么?是那个模模糊糊却又历久弥新的昆仑,还是在世间已轮回转世了无数次的那个有着昆仑魂魄的凡人。

  正如您在文章中写的,沈巍在将昆仑送入轮回之中时可能悄悄地期许过,是否哪天,哪年,哪一世,他的昆仑就会重新回到他身边,用温柔的眼神看他,知晓他上千年来的上下求索,望穿秋水,求而不得,像在过去一样把他当做孩子,让他所有的委屈有地方投放,听他笑着调侃还能看到小美人长成大美人。即使他渴求这些,但如果真的得不到,那么甚至这些都不用,他只要再见他一次,再让他在自己额头上刻一个吻,也是心满意足了。

  沈巍爱的太苦了,再苦中沉淀了自己的心性,把自己变成了如今的模样,在冰冷而无半分光亮的黄泉水里,他也不去畏惧,而是习惯,但是尽管已经被痛苦打磨的麻木了,似乎是什么都不在乎了,却还是会思念,会爱慕,会想起他离去带给他足矣怀念一生的伤痛。会记起在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的惊鸿一瞥。会想起很多很多,他再希望他回来不过。

   我猜在昆仑某一世转世中沈巍可能悄悄的去到过他身边,可能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 ,可能只是擦肩而过,这一世,大封将破,他也兑现了自己的诺言,以身徇大封。只是他舍不得昆仑,他总归还是想让他知道的,想让他知道他做了这么多,等了这么久,想让他心疼,让他愧疚,让他陪他一起赴死,他也就甘心了。



以下为原文内容:

 
赵云澜突然问:“你知道偶然的反义词是什么吗?”

见沈巍没有回答,他便自顾自地继续往下说:“偶然的反义词可不是必然,偶然的反义词是目的。我于你便不是偶然,而是目的。目的要成为结果需要两个必要条件:一个是没有阻力;一个是克服阻力的努力。”

“你以昆仑为目的,苦苦追寻,努力了千年,我的出现只会是必然而不是偶然。赵云澜这个人是宿命论的瓦解,而不是宿命论的论证,不是吗?”

他紧紧环住沈巍,像是在说服他,也像是在说服自己,微闭的睫毛轻颤:

“别想了。”

 



  正如文章所说的,赵云澜遇到沈巍,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因为沈巍对昆仑的爱而产生的必然。

   可是赵云澜不是昆仑。

    即使他们的灵魂相同,但他们所经历的,所看到的,所树立的世界是不同的,他们的性格里有很多的相似之处,都善良,随性,坚持,在珍视的人、事面前固执,想要倾尽全力去保护。

  但他们还是不同的,昆仑身边没有特调处,没有龙城的小市民,没有能够独当一面了的沈巍,他更习惯于一个人去背负,他更有着神的威严,神的宽容,和无法抹去的率真,他永远是沈巍心头的白月光。

   而赵云澜,他虽只是昆仑的一次转世,某一世的镇魂令主,在无穷无尽的时光里,算不了什么,对沈巍来说他们都是昆仑,一世一世望去,不过几百分之一,他们都是昆仑。

   赵云澜可能是有感知的,毕竟昆仑的灵魂里印着小鬼王的影子,所以才会觉得一见如故,不知是因为情欲, 因为所谓倾国倾城的容貌而去接近。

   但倘若他不是昆仑的转世,又怎会有沈巍为他跟随左右,出生入死。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凡事有因才有果。但是从来没有因为过往爱过一个人 便强迫着生生世世爱下去的道理 ,毕竟每一次转世他也都过过自己的生活。

   他会爱上沈巍是以赵云澜的身份,与昆仑无关,若是非要扯上关系,也只能说他和沈巍的相识是昆仑留下的因,才会有了他们相爱的果。

  但是他是赵云澜,不是昆仑了,他会有私心,会卖萌,会留着玫瑰花的刺,做龙城最靓的仔,也会想把自己的一颗真心交出去。这一切无关风月,无关昆仑,只和赵云澜和沈巍两个人有关。

   那沈巍呢?

   这两个人他会选谁呢?他会不爱赵云澜吗?是爱的啊,就算他把他当做昆仑去爱,把自己的一切都不要去守着他,说好了要和他一起赴死却还是舍不得,看惯了赵云澜的孩子气,看惯了他的担当,他的深情,贪恋着与他肉体交缠,把他紧紧锁在自己身边。他爱上他开始只是因为昆仑,但是每天在一起粘腻,只是一起在阳光下漫步就能感受到无边无际的幸福。一声声宝贝,一句句云澜,他是动了心的。

  像他没事时惦念着赵云澜,思虑甚多甚至为他准备好了防止炸掉的锅,像是每日习惯了的惦念,熟稔的拥抱与接吻。唇齿相接,血乳相溶的时候,爱意是瞒不住的。千年前,惊鸿一瞥乱了小鬼王的心曲,千年后的出生入死,一往情深真的不值得他眷恋吗?

  所以,赵云澜还是昆仑你选谁呢?

  爱这种事情,怎么去判定孰轻孰重,怎么才能放在心上去量一量呢?

  你若选了昆仑,赵云澜从此只成了你印象中的一个剪影,他会出现在昆仑的记忆里,但那只是很多很多轮回中的一世,顶多是和小鬼王相爱过的比较重要的一世,但那却是赵云澜的一生,是沈巍刚刚才找到的珍宝。

  但若是他选了赵云澜,那他千年的坚持算什么,他的隐忍,他的等待算什么?他最隐秘的思念还是会灼烧着他,让他痛苦,让他想起在邓林之阴一席青衣的昆仑君。

   赵云澜什么都知道,他知道沈巍最后还是选了那条以他的骨血为器换回昆仑君的路,但是他什么也没说,他知道沈巍的日子过得太苦了,他知道他对昆仑君的爱慕和思念有多深,他也知道沈巍是舍不得的,他是爱他的他是舍不得的,他只是没得选,赵云澜想他得有多疼啊,我们爱过就足够了,虽然真的好像和他一起生活一辈子啊,但是恐怕自己也撑不了多久了,身体的衰弱他看在眼里只是什么都没说,他还是那么率真,那么淡然,想当年爱上了,管他是不是斩魂使,老子看上了,就是老子的。现在他接不住了,却不忍他纠结,不忍他伤心难过。沈巍,你知道我多想永远和你在一起吗?但我也知道我陪不了你多久了,你还可以有你的昆仑君,但是别忘了我啊。

   当沈巍真的要把似乎不知情的赵云澜送去换回昆仑的时候他还是动摇了,他舍不得赵云澜,他哭着说云澜我们不去了 我们回家,真的舍不得。

我舍不得你,我思念他,但我更舍不得你,我想看你骑着风骚的摩托到龙城大学门口等我,想看你在床上坏笑着拉开V字的领口,想看你眉眼含情带着调笑意味的叫我宝贝,想照顾你一辈子。到头来,倒是我亲手毁了你。

   怎么办啊?

   我走了,会把他换回来的。

   别哭了,我舍不得看你哭啊,以后要幸福啊,恐怕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还想再看一眼美人呢,想想还挺嫉妒昆仑的,一万年前换作我赵云澜一样乱了你沈巍的心曲,好了好了别难过啦。

   我走了,别忘了我,也别忘了 我爱你,作为赵云澜去爱你,只是赵云澜。

   沈巍,我爱你。
  

  

  

     昨夜思考了一夜,突然发现演员里和叶修气质相似的是哥哥,温柔而强大,笃定而有趣,这就是我爱的他啊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文清,
想你

心存荣耀,即战无不胜。